s10下注

s10下注

当前位置: s10下注 > 新闻资讯 > 集团新闻

证券时报专访集团陈主席文章(一): 陈政立——企业哲学家

时间:2020-07-28   发布人:   总浏览:

证券时报专访集团陈主席文章(一) 

陈政立——企业哲学家 

特约记者 张凤春

在即将开启的新三板精选层当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特斯拉概念股贝特瑞,网上申购冻结资金规模达到1308.5亿元,有效申购倍数326倍,资金参与度创下新高,成为精选层首批上市32家企业人气之王。但出乎市场意料的是,这家世界最大负极材料供应商、石墨烯产业龙头,居然源自新中国最早的股份制企业---中国宝安集团,让市场不得不再次对这家老牌上市公司刮目相看。

回顾中国股市三十年,其实宝安集团给中国证券市场制造了多不胜数的类似惊喜。

在改革开放初期,宝安发行了新中国第一张股票、第一张认股权证、第一张可转换债券,开创二级市场第一宗并购等等。

进入21世纪,中国宝安集团担起产业报国使命,布局投资全球领先的石黑烯以及新能源、新材料、军工、生物医药等诸多产业,各项科技创新令人目不暇接。

这也给资本市场造成很大困惑,投资人始终无法用一个标签来定义这家股坛老将,比如万科是地产龙头,格力是空调王者,茅台是酒业冠军...... 而中国宝安不仅从来不属于任何单一板块,而且也不会静态地驻足同一条河流,宝安似乎永远在路上,没有终点。

本报独家专访了中国宝安集团董事局主席陈政立,他说,这正是宝安自己的特色模式,用哲学的抽象思想与企业的复杂现实有机融合,形成了独特的企业哲学,一半是东方的感悟思维,一半是西方的逻辑分析,然后用之于经营实践,让思想力量转化为物质力量。

                               

                                 陈政立

 

有专家研究宝安现象时总结道:陈政立是用哲学思想经营企业,抛开这一点很难读懂宝安模式,并戏称陈政立是被做企业耽误掉的哲学家。

会通之际,人书俱老,陈政立说,真正打磨出如今的宝安模式,形成系统的企业哲学,其实整整用尽半生岁月,至少历经六个发展阶段。

听他娓娓道来,回首向来萧瑟处,每一阶段都如一幕大戏,荡气回肠,发人深省。

 

 

第一幕 孵化

时间:1983--1990
主题:创立新中国最早股份制公司  发行新中国第一张股票

 

今天中国的经济成就滥觞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其中一个划时代事件就是成立深圳经济特区。

那时的深圳只是宝安县辖的一个小渔村,宝安县城才是首善之地,当地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亲人在香港或海外,这形成了宝安人两大特色,其一、有来自香港或海外的外汇资金,其二、有来自域外的商业观念。

这一得天独厚的优势让他们在春天的故事刚刚唱响,绝大多数国人还不知股份制为何物时,立马集资20万元,创办了新中国大陆最早的股份制企业---宝安县联合投资公司,时年23岁的宝安青年陈政立正是这家公司最早的创业元老之一。

 

安县成立联合投资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公司的设立与运营基本参照香港股份制企业运作方式,中规中矩,这种商业文化移植成了这家公司的独特基因,其实正是破解后来宝安模式的钥匙,那就是公司名字当中的两个关键词“联合”与“投资”。后来人们会发现,这两个特质贯穿中国宝安始终,并被陈政立不断发扬光大。

 

1983年7月25日,宝安县联合投资公司在《深圳特区报》刊登了招股公告,向全国公开募股组建新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企业,同时印制发行了新中国第一张股票。为了确保招股顺利,公司还做了一个开创性的营销,凡投资入股一万元,公司可以解决一人招工。

 

新中国第一张股票

当时最赚钱的是与香港进行跨境贸易,以及三来一补的加工制造,公司据此制定了“以贸易为先导,以工业为基础”最初发展战略。

那时的陈政立尽管从基层做起,但因业务能力出色以及战略眼光超前,很快就独挡一面,负责筹建宝安宾馆,走上了领导岗位。

陈政立回忆说,当时做商贸赚钱比较容易,到1983年底,公司就实现了17万元的利润,宝安股票有了年18.4%的分红。整个八十年代,公司与深圳一道粗放且飞速地成长壮大,完成原始积累,走到了时代前列。

到八十年代末期,公司的主营业务已经拓展到房地产业、工业区开发、工业制造和“三来一补”加工业、仓储运输、商业贸易及进出口贸易、酒店经营、金融证券业等各种热门领域。

陈政立认为这时的思想很单纯、很朴素,主要得益于深圳特区处在改革开放最前沿,应该算时势造英雄:“当时就认准一点,深圳精神就是敢闯,公司也靠一股闯劲,慢慢走出了一条新路。没有这个精神,难以干出新事业。”

 

 

第二幕  成长

时间:1990--1995
主题:开创多项全国第一  策划收购深发展 成功控股延中实业 成就东方辉煌

 

进入九十年代,深圳的老五股如发展、万科、金田、安达、原野等都发行了股票,民间开始出现黄牛交易,1990年底,深圳证券交易所应运而生,股份公司可以挂牌上市。作为第一家股票发行者,宝安集团自然领风气之先。1990年,刚及而立之年的陈政立被任命为公司总经理,集团也筹备上市。

彼时宝安集团已是深圳市十强企业、广东省优秀企业,1991年6月25日,第一批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开发行2.25亿股,成为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在很长一段时间,宝安股每天都占到深市交易量的40%左右,占全国成交量的20%左右。

1992年春节,小平南巡,提出改革开放胆子再大一点,步子再大一点,东方风来满眼春,这也深深激励着当时中国最年轻的上市公司总经理陈政立:赶上了百年难遇的好时代,只有超常规发展才能不负韶光。他明确提出: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城。善谋者谋势,不善谋者,谋子。过去商贸加工都是经营产品,如韩信点兵,固然多多益善,但都属谋子;未来要抓住时代机遇跨越式发展,唯有主动谋势,收购股权、运作资本,占领土地等稀有资源。

要实现这些理想,最关键的是资金,足够多的资金。

可宝安集团刚刚上市不久,深圳特区当年只有3亿元的新股额度,无法支持宝安扩股增资。经过与深圳市体改办、人民银行沟通,宝安集团决定从没有路的地方闯出一条路,启动金融创新。

首先尝试的是可转债模式,当时国内没有先例,相关资料不足一百字,宝安人就自己研发设计,1992年4月初拿出草案,社会各界给予高度关注并大力支持,1992年7月底主管机关批复,新中国第一张可转换债券诞生:总量5亿元,期限3年,年利率3%,转股价25元,当年11月正式发行,1993年2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由1元钱最高涨到2.69元。

在此期间,1992年8月,深圳发生了著名的“810股市风潮”。当时买股票要先买认购抽签表,一张表10%中签率,中签可买到1000股,面值100元,市场炒到300多元,黑市最高到过3000元,巨大利益吸引了来自全国的一百多万人带着三百多万张身份证到深圳排队疯抢,最终酿成社会事件。

宝安集团认识到,如果能够创造出一个有效期更长的认购证,既可以满足股民需求,又能为上市公司二次融资,一举多赢,岂非皆大欢喜?1992年10月,宝安集团的创新方案获得主管机关批准,新中国第一张中长期认股权证横空出世,为宝安集团募集资金5.28亿元,同时增发新股3432万股。

这两项金融创新为宝安集团融进10.28亿现金,让集团成为全国现金流最充沛的公司之一,支撑其在全国范围内跑马圈地、扫购股权。

1992年,收购武汉南湖机场数千亩地,进行成片开发,此后相继在上海、北京、海南等地大举投资拿地,成为当时名动天下的地产龙头。

1993年,中国宝安集团开办了新中国第一家财务顾问公司——安信财务,成功策划组织川盐化、甘长风、鄂武商、北旅等二十多家国企改制上市。并以此为契机,在全国范围吃进40多家公司数以亿计的法人股。后来这些公司大多上市,宝安进入前十大股东的就超过十家。

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暨上市公司股份全流通时,投资者才惊呼宝安手中的法人股原来是座富矿,那时已经获得超过60%的投资收益 ,比如1200万股江铃汽车,到后来退出时,获利1.37亿元,相当于330%的回报率。

这一期间最经典案例要属首开二级市场并购先河,而其中还隐藏着一段资本市场鲜为人知的重大公案。

今天人们熟知的是宝延风波,而早在1991年上半年,宝安集团上市之前,陈政立就曾做过一个惊人的并购策划。

当时中国证监会还没有成立,沪深两地交易制度并不完全相同,上海证券交易所限制公司法人帐户买卖股票,但深圳交易所并没有这方面的限制政策。陈政立敏锐的发现可以充分利用这一规则,对上市公司进行投资和股权收购,他锁定的目标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深圳发展银行,希望借此加强宝安集团金融属性,为未来更大规模投资铺路。

据陈政立回忆,当时深发展包括优先股在内总股本约1亿股,每股12元左右,总市值约12亿元,其中大股东深国只占百分之十几,其他股东如深圳市劳动局社保基金、蔡屋围等加起来才占20%左右,股权比较分散。

按他的计划,当时宝安公开发行6000万股,已经募集了1.8亿资金,加上公司账上已有的大量资金,总共可调用资金至少3亿元以上,趁着股市低迷,直接在二级市场上买入流通股份,可以拿下当时深发展30%左右的股份,一举成为深发展的最大股东。

可惜,公司时任董事局主要负责人不同意陈政立的这一方案。否则,如果当年控股了深发展并到现在,宝安集团无疑从资产体量到发展规模肯定都将会更为巨大,深发展后续的故事也将被改写。这宗没有完成的收购让陈政立至今惋惜不已,但却为下一次名动天下的资本运营埋下了伏笔。

1993年9月3日,上海证券交易所修改了交易规则,正式允许法人机构开设证券账户投资股市。陈政立又一次看到了机会来敲门,其实之前他已经预见到这一点,年初就派出两人前往上海调研老八股,筛选并购目标。

此时宝安集团在上海已有多个企业与项目,若再配一个独立的上市平台,有利于在大上海建立副中心,与深圳本部形成犄角之势,因此,政策一出,陈政立马上锚定延中实业,第一大股东所持法人股只有9%,同时资产负债优良、产业结构简单,虽然主业不及深发展,但胜在成本相对较低,控盘难度较小。

9月11日,也就是政策公布一周后,陈政立亲任总指挥,用宝安集团上海公司等法人帐户在二级市场悄悄吃进延中。到10月4日,三个关联法人帐户持股延中比例达到15.98%,超过第一大股东,宝安集团夺得延中控股权。同时持股比例超过了举牌标准线,上午11点15分,上交所电脑屏幕上打出宝安集团举牌公告,延中实业临时停牌,新中国证券市场第一宗二级市场并购案顿时风靡全国,震动全球资本市场。

 

经此一役,彻底奠定了宝安集团在资本市场举足轻重的地位,《光明日报》等权威媒体连续用多个整版篇幅做系列报道,称之为东方辉煌。

经过这一系列成功创新,陈政立最终确定了宝安集团的全新目标“要成为一个大型控股集团”,并进一步明确了“资产证券化,证券国际化”的全新发展思路。

当记者问他如何能做到这么多创新时,陈政立回答了两个字:运势。

看着记者一脸懵圈,他进一步阐述了他的哲学精华:运势之法关键在“顺”、“应”、“因”三字,所谓“顺”就是顺势而为;所谓“应”即应势,就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运用智慧、资源主动与大势共振;所谓“因”就是因势利导,速变速动,借助外部形势提供的一触即发、千载难逢、迫在眉睫的关键时机,一举达成目标。

上海服装设计工作室-草田设计- 上海服装设计公司 - 上海服装工作室_女装设计_女装贴牌_大衣贴牌